•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新詩賞析

西班牙加区暴乱使巴塞罗那损失约250万欧元

時間︰2016-07-29 00:25:45   作者︰佚名   來源︰網絡   閱讀︰6121   評論︰0
內容摘要︰鄭愁予《錯誤》賞析
  《錯誤》
   
   我打江南走過
   那等在季節里的容顏如蓮花的開落
   
   東風不來,三月的柳絮不飛
   你底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響,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緊掩
   
   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
   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
   
   【賞析1】
   
   鄭愁予是中國詩歌藝術長河中一顆閃亮而神秘的星。讀了他的作品,仿佛面前站著一個中國當代的李商隱、時又覺得他詩中還兼有李白的豪放之情。換句話說,鄭愁予的詩,既豪放曠達,又情意綿綿,綜合了婉約派和豪放派兩家之長。寫于1954年的《錯誤》,即是一例。
   
   在這首膾炙人口且廣為人們所傳誦的詩中,抒情主人公想象他的妻子或情人,在深深地思念他。詩的結構非常特別,是一種倒裝的寫法。詩的開頭兩句本來應該是結尾,即主人公從家門前走過而不入,于是思婦失望,那期盼已久的容顏才如蓮花開落;那熾熱的情才心灰意冷。但如果按正常結構把這兩句放到最後,就一方,面顯得意念上過于灰冷,另一方面在詩的結構上顯得平淡無奇。經過詩人一倒裝,就使詩的意念和結構一下子變得新穎多了。

   詩的中間一段寫思婦的情態。東風不來,三月的柳絮不飛,有“東風無力百花殘”之意。盼不到意中人歸來,心中自然沒有蓬蓬的柳絮飛騰之狀,因而那顆寂寞的心,也就是一座孤寂的小城。跫音不響,三月的春帷不揭,听不到意中人的足音,意態慵懶,雲鬢不整,那小小的心靈如窗戶緊閉。這思婦的相思病害得是多麼的嚴重!

   末節兩句采用的也是一種倒裝句式,我“嗒嗒可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源于“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是寫“我”的最終感慨。但“我”路過家門而不入,並不是為了更有力地操縱女子的心,以變態地滿足“我”的私欲,否則的話,“我”也不會把“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歸結為“錯誤”。“錯誤”二字,實際上流露出一種深深的遺憾以至歉疚。為什麼會出現這種“錯誤”?主人公的“打江南走過”究竟是真實的行動還是一種幻想(即弗洛伊德所說的“白日夢”)?詩人並不作答,而是給讀者留下無盡的想象的余地。

   《錯誤》篇幅短小,詩人寫起來卻一波三折,讓詩增添了想象的空間,纏綿之情也不絕如縷。詩中以蓮哈人,切合江南秀女的外貌和內心;利用矛盾修辭法來揭示人物內心,頗有獨到的韻味,是一首極佳的閨怨詞,也是中國詩歌中一顆璀燦的明珠。


   【賞析2】
   
   鄭愁予的詩和他的名字一樣,輕巧又帶著深深的愁怨,婉轉而藏著一份訴說的衷情。“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江晚正愁予,山深聞鷓鴣。”這是辛棄疾的詞,何等的空寥,何等的愁怨?同時,這正是詩人詩的意境
   
   在詩的開頭,詩人說︰“我打江南走過。”簡單的“江南”二字,一下子就將人們帶入充滿詩情畫意的境地——那蒙蒙的煙雨,那翠綠的河岸和靈秀的山水,當然還有深閨和那思念的人兒。然而,詩人心中的江南是消瘦的江南,留下的風景已經變換了數旬,已經如蓮花,在開開落落之間只剩下了一支干枯的荷梗。
   
   這是怎樣的季節呢?該是春季吧,早春,一切都在焦急的等待中。東風滯留在遙遠的地方,柳絮在柔柔的柳枝中沉沉睡去,不管人間的等待和夢。在這樣的季節里,在江南那小小的城市的閣樓中,婦人的心扉緊閉,如幽深的青石小巷,籠罩在氤氳的暮色中,寂寞中伴著深深的愁思。
   
   一切都靜靜的,連一個足音都沒有。春天或許已經來了,那綠樹和鮮花已經在絢爛地開著了。然而,沒有心靈盼望的足音,春天等于沒來,春色仍藏在深深的帷幕中。“你”的心扉如同那深深庭院的一扇窗扉,緊緊地關著一顆寂寞的心,含著深深的愁怨。南宋著名詞人蔣捷的詞道︰“黃花深巷,紅葉低窗,淒涼一片秋聲。”但這首詩里說的不是黃花秋聲,紅葉低窗,是綠柳早春,青石深巷;不是淒涼在心,是相思,是悠悠的哀愁和寂寞。
   
   這時,“我”的足音,清脆的馬蹄聲在江南的青石板路上達達而過。這“美麗的錯誤”更生動新穎地寫出了思婦的懷人心情,寫出了那心中的寂寞和盼望。然而,這“美麗的錯誤”使婦人陷入了更深的寂寞中。詩人只是一個過客。詩人走過,留給婦人一份落寞和懷念。正如李清照的詞所說的︰“此情無計可消處”,“一種相思,兩處閑愁”。
   
   詩歌深得宋詞的長處,意境幽婉而朦朧。詩歌的表現手法純熟,句式整飭,語調輕快,富于節奏感。開頭和結尾的兩句都使用了短句,這恰恰是對過客的描寫︰匆匆而來,匆匆而去,來不及停下就消逝在歲月的長河里。中間的句子都是用長句,采用輕俏的詞語,如柔柔的柳枝。那是在寫婦人,悠悠的,如女主人的相思和懷念。詩中的意象都是詩歌手法的表現,比喻也用得恰到好處。


   
   【賞析3】
   
   《錯誤》是一首情詩,追憶著大陸時期的舊情。首段是結局的倒敘,說他打江南走過,不入家門,使情人失望,她那期盼已久的容顏如蓮花笑盈盈地開了,又心灰意冷地落了。把結局移至開頭,避免順敘的平淡,結構新奇。中段寫女子相思、等待的情態。意中人不歸,她的心中自然沒有東風,也沒有柳絮的飄飛。寂寞的心宛若孤寂的小城,听不到青石的街道上有意中人的足音,因而意態慵懶,雲鬢不整,小小的心靈也如同窗扉緊掩,春帷不揭。最後兩句,又用了倒裝,先說他的馬蹄沒停下來,再點出他不是歸人,是個過客。“美麗的錯誤”是最受人稱贊的奇語。听到馬蹄聲,女子笑臉如蓮花盛開,所以“美麗”;但人過家門而不入,使蓮花愁落,因而又是“錯誤”。矛盾的句法表達了豐富復雜的情思、意蘊,有一種特殊的魅力。
   
   台灣現代詩歌的開創者紀弦評鄭愁予的詩“長于形象的描繪,其表現手法十足的現代化”。大陸詩人流沙河補充說︰“他很注意汲取中國舊體詩詞之美。”補充得好。此詩的句式、字詞搭配雖多洋調,但諸如“江南”“蓮花”“容顏”“東風”“飛絮”“向晚”“跫音”“春帷”“歸人”“過客”之類的意象或詞語,都是古典詩詞中常見的,並令人想起一系列古典名句的情調意境之美。此詩曲折委婉,情意綿綿,有一種迷離悵惘的抒情氛圍,頗似唐人溫庭筠的詞。

   (選自《中國現代名詩三百首》,北京出版社2000年版)

相關評論
Copyright © 2002-2018 情詩網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