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外國詩人

科创板新观察:无需纠结科创板股价一时波动

時間︰2016-12-26 11:40:56   作者︰比亞利克   來源︰網絡   閱讀︰1223   評論︰0
內容摘要︰哈伊姆?納赫曼?比亞利克(1873-1934)杰出的猶太民族主義詩人,現代希伯來詩歌的奠基人。他的詩題材廣闊,形式多樣。由于他開創了希伯來詩歌史的新篇章,被譽為“現代希伯來詩歌的偉大代表”。
  哈伊姆?納赫曼?比亞利克(1873-1934)杰出的猶太民族主義詩人,現代希伯來詩歌的奠基人。他的詩題材廣闊,形式多樣。由于他開創了希伯來詩歌史的新篇章,被譽為“現代希伯來詩歌的偉大代表”。

我拋撒嘆息

我把嘆息撒向清風,
我用眼淚濕透沙土。
風啊,你如找到我兄弟,
就說我已變成一塊燃盡的木頭。

一泓光泉曾經流淌,
但卻流干,一滴又一滴。
一束火焰曾在我心中閃亮,
但火焰已熄滅,一點又一點。

現在,我的泉水是血流不止的傷口,
血流汩汩永不停息。
我的內心在冒煙,難以撲滅,
雖是怒火中燒,在灰燼中,在鮮血里。


高秋福譯



我贏得光明並非靠僥幸

我贏得光明並非靠僥幸,
也不是憑借作為父親的意願化為行動。
我是從花崗石中開掘出我的光明,
我還開掘我的心髒。

我心髒的礦脈中埋藏著一個光點——
光點並不大,但完全為我所有。
既非租賃,也非借貸,更非偷竊——
完全屬于我自己。

悲痛揮舞著巨錘打來,
忍耐的岩石斷裂,
飛濺的火光弄花我的眼楮,
我用詩歌將其記錄。

火光從我的詩行飛向你胸前,
消失在已經點燃的火焰中。
我只有用心之血、骨之髓
交付這火焰的代價。


高秋福譯



黃昏時分

黃昏時分,請到我的窗前來
依在我身旁。用你的雙臂摟著
我的脖子,你的頭貼著我的頭
把我抱得緊緊的。

這樣緊緊地聯結在一起,我們就
默默地舉目遠望,看著那美麗的
萬道霞光。我們任憑自己的一切幻想
自由馳騁,遨游在光的海洋上。

幻想會高翔入雲天,嗚嗚猶如
哨鴿響,也會緩緩駛向遠方
消失得無影無蹤。在遠方
絳紫色的山梁上,玫瑰色的
絢麗的海島上,它們將默默地
撲稜著翅膀休憩。

那些遙遠的海島,是我們在夢中
看到過的崇高境界;它使我們
在天下各地都成了陌生人,
使我們的人生變成一座地獄。

那些金色的海島,我們企盼已久,
就像人們企盼家園一樣。
夜晚那滿天的星辰,用閃爍的光芒
召喚我們去那里。

我們被遺棄在海島上,
無友無伴,就像開在荒摸中的
兩朵花,就像兩個人
被世人遺忘,永生永世尋覓
失落在異域的什麼東西。


高秋福譯



孤獨的樹枝

樹枝跌落在籬笆上,酣然入睡——
我也要這樣睡去。
果實都已掉下來,我還管什麼
我那根睫,我那軀干?

果實都已掉下來,花枝早已被忘卻,
留下的只有樹葉。
總有一天暴風雨肆虐,樹葉也會凋落,
魂歸大地。

此後,可怕的夜晚來臨。
不能歇息,不能睡眠。
我在黑暗中獨自掙扎,
把頭往牆上撞擊。

再度春暖花開。只有我
仍掛在樹干上——
光禿禿的枝椏,無芽無花,
無果也無葉。


高秋福譯

選自《百年心聲》人民文學出版社(1998)

相關評論
Copyright © 2002-2018 情詩網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