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每周詩會

中国向巴出口特殊武器:没任何杀伤力却让其战力大增

時間︰2016-12-19 09:09:44   作者︰情詩會員   來源︰情詩微親群   閱讀︰1398   評論︰0
內容摘要︰相聚情詩,不見不散!主持人︰紫夢鈴蘭。題目︰1、指紋里的痣 2、趟過水路 3、風吹過麥田 4、舊物件。詩友︰木槿子、老秋、蔚翠、若夢、羅希、清風掠影、輕醉...
情詩微親群第四十八期周末同題詩會

時間︰2016年12月9日19:30分至12月16日11:00分

宣傳語︰相聚情詩,不見不散

主持人︰紫夢鈴蘭

題目︰1、指紋里的痣

   2、趟過水路

   3、風吹過麥田 

   4、舊物件

 木 槿 子 

《舊物件》


這是個老舊的紙箱

發出潮濕的霉味,灰塵

至少堆積了十年


里面有三個燈盞,一個香爐

兩個白瓷花瓶

它們曾站在神龕上

各據一方


那些年,母親用它們續上香火

她的手,捧著初一,捧著十五

捧著滴淚的晨昏


那年的風,吹不走灰塵

卻吹走了時光



《趟過水路》


走過去,就到學校了

風吹著黑

這是凌晨六點,雨剛停


我們走著,一腳高一腳低

濺起水花

我們走著,不見星光

也不見燈光

我們走著,看不見來時的路

要走的路


突然出現的亮光

是無法著陸的窪地

它的白,就像這些年怎麼看也看不清的真相

從此,晃著我的眼



《風吹過麥田》


在那年,我走過的麥田

風兀自吹著

一大片金黃,東倒西歪


在那年,我走過的麥田

天空壓著大地,人們各自奔走

各種各樣的生物,在風中驚起


人間很大,物件很多

我俯身撿起腳邊的麥穗

卻遺失了某樣後來無法找到的東西


那年,我十九歲



《指紋里的痣》


我不確信這是一顆有靈性的痣

就像不確信一段苦澀的愛情會因一次機遇而復活

字寫在紙上,細菌寄養于生物

指紋,和你的存在沒有任何關系

你疼了,痛了

它見慣不怪,不會

模仿你的傷痛

 老  秋 

  《指紋里的痣》


  像一枚紐扣,扣住了一個春天。

  鳥語花香。一顆痣,在歲月中拂去花朵的傷痕,也抹去一滴甦醒的淚珠。

  我不相信宿命,不背叛命運。但曾經,我與一顆痣同命相憐,仿佛共同經歷了幾個世紀。

  在掌心,馬蹄噠噠;在指紋,漾開一輪皓月。

  一朵是我微笑的臉龐,一朵是大地盛開的恩典,一朵是攥緊沉默的黑痣。

  我不能描述過于膽怯,在久遠的迷失中停頓,把一輛馬車,遺失在青春的驛站。

  所以,失眠的夜晚,這顆痣宛如開花的石頭,被我加冕。



  《趟過水路》


  那時我還小,喜歡撐著一把雨傘,在雨季趟過彎彎曲曲的小路,去很遠的地方看外婆。

  那時我不懂事,甚至故意使勁地踩幾腳,讓平靜的雨水濺了一身。

  請原諒,我一直在時光的剪紙中穿梭,來來去去,都被回憶撞得生疼。

  一茬又一茬的異鄉人,走向無窮無盡的呼喚與叮嚀。

  無論多少年,我依然是一株幼小的秧苗,沒有抽穗,沒有開花,站在前世今生的稻田里,隨同稻草人,傻傻地揮動著不倦的雙臂。

  所愛的,在外婆的拍打下,靜靜睡去。



  《舊物件》


  打開抽屜,一些舊物件不翼而飛。

  我藏過的糖紙、郵票、煙盒,還有散落的硬幣,如今都去了哪里?

  悲傷的夜晚,一方手帕,捂住了不急不慢的哭泣。

  人到中年,過往的榮光與衰落自動清零。我分明就是窮人,只能目睹一朵梅,在初春的枝頭燃燒。

  幸好,還有一片楓葉,夾在發黃的典籍。恍若一種心跳,清晰可辨。

  我承認,那些斑駁的物件是故意丟了。

  長天曠遠,天高地闊。那一直仰望的鳥巢,每天還在孵化著新鮮的鳥蛋。

  失去的,正在前方,張開一葉蔚藍的帆。



  《風吹過麥田》


  如今,只要看到麥田,我的內心頓時翻騰起滾滾熱浪。

  像風一般吻過。

  恰好一只蝴蝶趕來,我會伸起茂密的胡須,耗盡最後的熱情和淚水,生長郁郁蔥蔥的森林。

  我怯怯地成為另一只蝴蝶,在陽光下婆娑起舞,在夜晚陷入甜蜜的憂愁。

  為何而來,為何而去?

  麥苗之上,我只想把安靜的時間抱緊。

  世界不是我一個人的。風,傾听著我的訴說,一次又一次扶正卑微的身軀。

  我的姿態,被風揮動巨大的狼毫,像一筆狂草,抖落。

 蔚  翠 

《指紋里的痣》


斗或簸箕

暗示命運之運

夏天的時候那顆痣隨一只蝌蚪

在指端游。自由的姿式

拍得時間水花四濺


時間是秋天的谷粒的時候

痣是地里的墓碑

它阻擋一陣風,以及風中的

塵埃

落進眼楮里


一陣風死後

新鮮的活力會在春天,被指尖

帶到不羈之地



《趟過水路》


水流的方向與我的方向交錯

現在,一雙赤腳

將要切割水流的清澈


切割出魚、沙石和水草

切割出冰涼刺骨和岸

切割時听見風飛快地從山口跑來

在水面打旋

山蹲下去,讓茂盛的草

爬上脊背。蟲鳥听到消息

一起在暗處靜止


多年以後我已記不起這個過程

過程里的水,因為人的

眾多欲望

早已四散逃開



《風吹過麥田》


風吹過錦緞,吹過金黃色的

有麥穗一樣紋理的

時間。吹過盛夏


麥子在招喚收割機,招喚

金屬的刀片

麥秸想在月朗之夜從根部斷開

麥粒們飽脹的身體

渴求表白


一切都隨著一陣風到來了

褐色的粗糙皮膚的農人,站在

田壟上。他的心情

被麥芒刺到

有些惶恐和不安

又被巨大的起伏著金黃色錦緞

托舉著,得到幸福的饋贈



《舊物件》


時光隱去它的光芒

我把它從里面拿出來。我們

面對面

講彼此的過往


講到高興處,它用陶瓷、銅錢

以及價值不菲的舊字畫

表達心情

我用詩句回贈

但願我的淺顯的詩句

不會傷害到它們的內涵

 若  夢 

《指紋里的痣》


時間的河流一直在前行

或走或停 除了自己

無人能左右

我們把一些東西捏緊在手心

哪怕是一粒指紋里的痣

也不願失去

唯獨你

我只能選擇

裝作可有可無



《趟過水路》


記憶里的那條河

很長很深

還有很多魚兒在追逐

我的腳丫很小

不能跟著大人的步伐趟過水路

我的一位鄰居哥哥

也沒能去到對岸和一群白鷺對話

他從河水里听到了天堂的聲音

再也不見回來



《風吹過麥田》


季節的風從不亂來

它會準時地吹過麥田

與海浪比美

麥穗就會開心的齊聲歌唱


我喜歡的場景是

我們走在麥浪中

一個從左而來

一個從右邊走來

 羅  希 

《趟過水路》


飄落的雨滴打濕了外套

殘留的香水味道

無聲無息的被稀釋掉

連回味的機會也匆匆在逃跑


紛飛的雪花冰凍了心跳

溫暖的幸福懷抱

一度一度的被冷卻掉

連回憶的時間也消失的悄悄


趟過了水路才知道

丟的鞋再也找不到

沙灘上光著腳

蘸著痛或樂慢慢熬


趟過了水路才知道

丟的鞋再也找不到

人生路還美好

不管苦或累繼續跑

 清風掠影 

《指紋里的痣》


看到這個詩題

真不知道該如何動筆

挖空了所有的記憶

終究還是沒有發現蛛絲馬跡

尋遍了相關的聯系

總找不到與它沾邊的含義

它就像一個謎

藏在珍珠里



《趟過水路》


相思為何物

令人苦楚

久別的世界彌漫雨霧

急行的腳步

趟過水路

是為了告別孤獨

回歸幸福



《風吹過麥田》


可曾記得那天

走在鄉野間

手牽著手肩並著肩

望著眼前

風吹過麥田

你說好像我的靦腆

略顯幾分羞澀幾分笑顏



《舊物件》


若干年以前

是那麼光鮮

隨著時空變遷

雖然衰老了容顏

但它並未因此而討嫌

畢生的奉獻寫滿殘軀的信箋

成為了永久珍藏的紀念

 輕  醉 

《指紋里的痣》


她命里鐫刻著銘記

她的指紋是命運之數

命里犯著桃花

命里有個春天

命被巫詛咒

愛情是一個謎團

一輩子懵懵懂懂

陪著花開花落

陪伴一團墨在宣紙上湮開

直至盛開成煙火

黑夜的絢爛濃縮在她的指紋

上帝說︰記錄



《趟過水路》


這便是水鄉麼,用一支篙求索

烏篷船。唱著漁歌的艄公

破開一縷水痕

而姑娘,扎著麻花辮子

翠花衣裳,正抬頭

天空的雲朵,兩旁的居屋

一起掉落水中



《風吹過麥田》


撫摸,無盡的麥浪

一波一波,延伸。在你的眼角

一只鷗掠起、盤旋、降落在河岸

優美是此刻的專屬。別一個轉身

張開雙臂,去擁有

听見風一聲又一聲的召喚麼

自由,無拘無束

恰好路過一片麥田

路過正從田里抬頭的老農

以及輕輕搖晃的麥穗

走著。默默在田坎之上

有一條路直透著風



《舊物件》


舊得忘記了出處

舊得磨去了稜角

風一吹,許多往事如沫

跟著一縷陽光

塵埃不斷抖動

桌案有許多物件

向我敘說

其中一件是和你的定情之物

情詩微親群第48期周末同題詩會作品

封面畫︰吳冠中


相關評論
Copyright © 2002-2018 情詩網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