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新詩賞析

中国龙工跌穿10天及20天线 暂跌逾6%

時間︰2016-12-16 11:04:05   作者︰劉春   來源︰網絡   閱讀︰2319   評論︰0
內容摘要︰歐陽江河《草莓》賞析
  草莓
  
  如果草莓在燃燒,她將是白雪的妹妹。
  她觸到了嘴唇但另有所愛。
  沒人告訴我草莓被給予前是否蕩然無存。
  我漫長一生中的散步是從草莓開始的。
  一群孩子在鮮紅迎風的意念里狂奔,
  當他們累了,無意中回頭
  ——這是多麼美麗而茫然的一個瞬間!
  
  那時我年輕,滿嘴都是草莓。
  我久已忘懷的青青草地,
  我將落未落的小小淚水,
  一個雙親纏身的男孩曾在天空下痛哭。
  我返身走進烏雲,免得讓他看見。
  兩個人的孤獨只是孤獨的一半。
  初戀能從一顆草莓遞過來嗎?
  
  童年的一次頭暈持續到現在。
  情人在月亮盈懷時變成了紫色。
  這並非一個抒情的時代,
  草莓只是從牙齒到肉體的一種速度,
  哦,永不復歸的舊夢,
  誰將听到我無限憐憫的哀歌?
  
   在“各領風騷三五天”的當今詩壇,一個詩人要屹立二十年不倒,是非常困難的事。歐陽江河是其中的一個。我曾經在一篇文章里認為,歐陽江河是朦朧詩以後涌 現出來的詩人中綜合素質最高的一個,他的詩歌《漢英之間》、《玻璃工廠》、《最後的幻像》、《傍晚穿過廣場》以及部分詩學文論等都是足以進入文學史的經 典。
  《最後的幻像》的歐陽江河創作于上個世紀80年代末的組詩,發表後引起過很大的反響。十二首短詩,每一首都如同閃著寒光的玻璃,有一種徹 骨的優美和撕裂的疼痛。據說這是歐陽江河“告別青春寫作”的作品。此後,歐陽江河詩風有所偏移,世俗場景增多,敘事手段更為繁復,進入了所謂的“中年寫作 ”,但我還是更喜歡他早期的澄明與純粹。
  《草莓》是組詩《最後的幻像》中的一首,它語言精妙,比喻奇崛,內蘊悠長,即使對詩意缺乏理解,讀者 也可以從優美的的詩句中獲得愉悅;而對于另一些不滿足于文字表象的讀者,則可以進入內核,領會到詩歌的深意。正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是也。這是 優秀的詩歌的一個基本品質。
  詩歌的開篇就令人眼前一亮︰成熟的草莓紅得像要燃燒起來,而如果燃燒,“她將是白雪的妹妹”。一邊是火般的紅和熱 烈,一邊是雪樣的白與寧靜,無論是顏色還是所表達的情感上都截然相反。這是詩人在故弄玄虛嗎?不。詩人馬上就用一句“她觸到了嘴唇但另有所愛”來暗示“草 莓”的形和神存在的反差,也暗示了下文即將表達的對初戀的期待以及對少年時期的行為的反思和否定。
  詩歌暗含著敘事成分。第一節和第二節是對往 事的追憶,從童年的無知、少年的盲從到年輕時對初戀的向往,過渡到第三節的理性詢問。草莓的顏色從原本的“鮮紅”變成了即將腐爛的“紫色”。對草莓的態 度,也是從最初的想象到嘴上的感知(“滿嘴都是草莓”),再到一種歷經滄桑之後的思想認識(“草莓只是從牙齒到肉體的一種速度”)。在這個過程中,“美麗 而茫然”的少年不知不覺中就成長為一個看清時代本色(“這並非一個抒情的時代”)的成熟中年人。詩人是清醒而睿智的,他走出了時間的陰影,看清了曾經的盲 從與沖動是“永不復歸的舊夢”。 然而,更多人在夢中不願意醒來,他們“童年的一次頭暈持續到現在”,或者沉湎于夢境的虛幻,或者缺乏直面現實的勇氣。在這樣的狀況下,詩人只能無奈地慨 嘆︰“誰將听到我無限憐憫的哀歌?”字里行間,無時不在提醒讀者生活的酸楚、迷茫與疼痛。
  這是一首恢復詩歌語言的光華的作品,也是體現當代知 識分子尊嚴的作品,值得人們珍視。時下,詩歌在很多人的心目中地位甚低,“門前冷落車馬稀”。事實上那是人們的誤解,只要到網絡上看看,就會發現詩歌比任 何文體都紅火,詩人的探索也走在散文家和小說家前面。所謂的“冷落”,也許指的是不受世俗重視,不像小說那樣能賣錢吧。在這個凡事要以“掙多少錢”來衡量 事物價值的時代,詩歌作為藝術的顛峰、文學中的文學,不受“冷落”才怪。好在真正的詩人不會在乎這些,他們默默地寫作,然後捧出浸潤心靈的佳作。而人類精 神的提升和社會的發展,需要的正是這樣純粹、不功利的詩人和作品!

相關評論
Copyright © 2002-2018 情詩網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