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新詩賞析

10月21日涨停板早知道:七大利好有望发酵

時間︰2016-10-28 14:43:54   作者︰悅弦   來源︰漢語新詩鑒賞   閱讀︰7230   評論︰0
內容摘要︰陳夢家(1911-1966),筆名陳漫哉。浙江上虞人。著有詩集《夢家詩集》、《不開花的春》、《鐵馬集》等。
一朵野花
 
一朵野花在荒原里開了又落了,
不想到這小生命,向著太陽發笑,
上帝給他的聰明他自己知道,
他的歡喜,他的詩,在風前輕搖。
一朵野花在荒原里開了又落了,
他看見青天,看不見自己的藐小,
听慣風的溫柔,听慣風的怒號,
就連他自己的夢也容易忘掉。
 
(選自《夢家詩集》,新月書店1931年版)
 

  【賞析


  這首詩寫了一朵人格化了的野花。作者以飽滿輕婉的詩情入筆,于復沓疊詠間透露出深切的生命感懷與由衷的生命禮贊。

第一節寫野花在荒原中靜靜地重復著開——落——開的生命循環。雖然野花的個體生命很短暫,但“他”並不悲傷。因為“他”知道生命的永恆就是由處于循環狀態的無數個體生命的片斷連綴而成的。太陽不也是在升——落——升的循環中得以永恆的嗎?因此“他”向著太陽露出理解的笑容。“他”感謝上帝給他的聰明使“他”得知生命永恆的奧秘。“他”的歡樂如詩一般的美妙而又深刻,在微風的蕩搖下表露無遺。


  第二節進一步表現小生命融入大永恆的主題。這朵小花將生命的熱情完全貫注到浩渺無際的青天上。“他”關注的不是渺小的生命個體,而是具有永恆意義的整個宇宙。“他”忘記了自己的個體的真實存在,因而對風的或柔或怒、對生存環境的優劣早已失去了普通的生命個體應有的敏感。而是以一種听慣了的姿態超然地面對生活給“他”的一切。“他”的思想完全被追求生命永恆的理想填充了。“他”忘記了自我的喜怒哀樂,甚至連夢這一帶有無意識性質的個體感受都快消失了。


  全詩落筆舒緩有致,情緒抒發自然樸素,達到了詠物喻人的藝術效果。“花”這一意象的選取使全詩散逸著“澗戶寂無人,紛紛開且落”(王維)般的禪意,從而表達了不因個體生命的渺小而放棄追求生命永恆的人生主題。

相關評論
Copyright © 2002-2018 情詩網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