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新詩賞析

携号转网试运行实探:“信号不好”成转网常见动因

時間︰2016-09-13 00:34:03   作者︰傅天虹   來源︰漢語新詩鑒賞   閱讀︰5500   評論︰0
內容摘要︰李金發(1900-1976)本名李淑良,筆名金發,廣東梅縣人。著有詩集《微雨》、《食客與凶手》等多種。
棄婦
 
長發披遍我兩眼之前
遂隔斷了一切羞惡之疾視,
與鮮血之急流,枯骨之沉睡。
黑夜與蟻蟲聯步徐來,
越此短牆之角,
狂呼在我清白之耳後,
如荒野狂風怒號︰
戰栗了無數游牧。
 
靠一根草兒,與上帝之靈往返在空谷里。
我的哀戚唯游蜂之腦能深印著;
或與山泉長瀉在懸崖,
然後隨紅葉而俱去。

棄婦之隱憂堆積在動作上,
夕陽之火不能把時間之煩悶
化成灰燼,從煙突里飛去,
長染在游鴉之羽,
將同棲止于海嘯之石上,
靜听舟子之歌。

衰老的裙裾發出哀吟,
徜徉在丘墓之側,
永無熱淚,
點滴在草地
為世界之裝飾。
 
(選自《微雨》北新書局1925年版)
 

  【賞析


  這首詩選自李金發在國內出版的第一部詩集《微雨》,也是詩人象征主義詩歌的代表作之一。作為中國象征主義詩歌第一人,李金發認為“詩之需要image(形象,象征)猶人身之需要血液”。他在早期的詩歌作品中,創造了大量的象征性意象,詩的意蘊因此而曲折隱晦。


  《棄婦》寫的是一位被遺棄的婦女,所感受到的種種悲哀之情。棄婦詩是我國古代詩歌中常見的類型,《詩經》里就有大量表現棄婦哀怨的詩句,如“不念昔者,伊余來?I”(《邶風?谷風》),“淇水湯湯,漸車帷裳。女也不爽,士貳其行”(《衛風?氓》),“無我惡兮,不?v故也”(《鄭風?遵大路》)等等。《棄婦》不是單純的感情宣泄,而是通過各種意象的描繪和象征手法的運用,將這種哀怨之情表現到了極致。


  詩的第一節,寫棄婦遭棄之後的悲慘情景︰長發不再梳洗,而如鬼魅般披于眼前,遮住顏面。棄婦不願看到他人充滿嘲諷的目光,只有將自己封閉,將自己的生活與外界隔離。而後蚊蟲越過短牆的侵擾,不僅體現出棄婦生活的艱辛,更是象征著前文“羞惡之疾視”︰眾人對棄婦的惡意指責與議論。


  第二節,棄婦在這樣的生活里,倍感孤單與無助。她彷徨地向上帝求救,向草兒祈禱,然而這份求救卻是哀戚的,無法被世人所理解。即使全知全能的上帝,也無法理解棄婦的苦衷,于是棄婦的悲哀只能深印于游峰之腦,隨山泉紅葉,長瀉山崖。“浮萍漂泊本無根,天涯游子君莫問”,水面漂泊的浮萍紅葉,常常被視為人生漂泊、無處寄托的象征。紅葉隨山泉而去,象征著棄婦的生活,如紅葉落水,無所歸依。


  在第三節里,棄婦渴望讓自己的煩悶化成灰燼染在游鴉之羽,棲止于海礁上,靜听舟子之歌,只是這樣的願望卻沒有辦法實現。于是在最後一節,我們看到棄婦徜徉于墓地,在自己的墳塋前徘徊,人已老去,淚已流干,在孤獨、寂寞與痛苦中結束了自己的一生。死亡與絕望的心情在這一刻融為一體,詩人通過幾個特定意象如游鴉、裙裾、丘墓等,渲染出一種沉重而絕望的氣氛。


  《棄婦》通過大量的象征,將棄婦的愁苦具象化。全詩意象奇特,想象豐富,為當時的中國詩人所少有。李建吾曾稱贊說︰“李金發對新詩最大的貢獻是意象的創造。”可謂中的之語。

相關評論
Copyright © 2002-2018 情詩網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