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新詩賞析

英国恋童癖在监狱中被刺死 曾虐待超过200名儿童

時間︰2016-07-27 01:22:05   作者︰佚名   來源︰網絡   閱讀︰5013   評論︰0
內容摘要︰《等你,在雨中》可稱余光中愛情詩歌的代表作。詩作名曰“等你”,但全詩只字未提“等你”的焦急和無奈,而是別出心裁地狀寫“等你”的幻覺和美感。
   《等你,在雨中》

   等你,在雨中,在造虹的雨中
   蟬聲沉落,蛙聲升起
   一池的紅蓮如火焰,在雨中
   
   你來不來都一樣,竟感覺
   每朵蓮都象你
   尤其隔著黃昏,隔著這樣的細雨
   
   永恆,剎那,剎那,永恆
   等你,在時間之外
   在時間之內,等你,在剎那,在永恆
   
   如果你的手在我的手里,此刻
   如果你的清芬
   在我的鼻孔,我會說,小情人
   
   諾,這只手應該采蓮,在吳宮
   這只手應該
   搖一柄桂槳,在木蘭舟中
   
   一顆星懸在科學館的飛檐
   耳附子一般地懸著
   瑞士表說都七點了。忽然你走來
   
   步雨後的紅蓮,翩翩,你走來
   象一首小令
   從一則愛情的典故里你走來
   
   從姜白石的詞里,有韻地,你走來

   
   《等你,在雨中》作者余光中,1928年生于南京,1949年去台灣。已出版的詩文創作,主要有《舟子的悲歌》、《蓮的聯想》、《白玉苦瓜》、《天狼星》等詩集,《左手的繆斯》、《逍遙游》、《焚鶴人》等散文集。余光中對于詩歌創作的追求,從自由體到現代詩,從敲打樂到民歌,無不顯示他那豐富多樣的才情。他尤其擅于借現實的題材抒小我之情而苦吟大我的文化鄉愁。
   
   《等你,在雨中》可稱余光中愛情詩歌的代表作。詩作名曰“等你”,但全詩只字未提“等你”的焦急和無奈,而是別出心裁地狀寫“等你”的幻覺和美感。黃昏將至,細雨蒙蒙,彩虹飛架,紅蓮如火,“蟬聲沉落,蛙聲升起”。正因為“你”在“我”心中深埋,所以讓人傷感的黃昏才顯得如詩如畫。“我”情不自禁地喃喃自語︰“你來不來都一樣,竟感覺/每朵蓮都象你”。在余光中的詩作中,蓮的意象曾多次出現。詩人崇尚蓮的美麗與聖潔,因此,蓮既是具象的實物,又是美與理想的綜合。理解了這一點,我們也便知曉了詩作中為何把約會的地點安排在黃昏的蓮池邊。象電影中的特技鏡頭一樣,等待中的美人從紅蓮中幻化而出,“搖一柄桂槳,在木蘭舟中”,嫵媚動人,艷若天仙。蓮花與情人的清芬之氣,使“我”如痴如醉,物我兩忘。如果不是瑞士有悄悄地告訴“我”七點已到,真不知會沉迷至何時。寫到此處,詩人筆鋒陡轉,美人在時鐘指向七點時翩翩而來。按常規,詩人應把幻覺在“我”與情人的擁抱和熱吻中化為現實。然而詩人匠心獨運,出其不意,寫“我”望著姍姍而來的美人,仿佛看到了一朵紅蓮,姜白石詞中婉約的韻律象叮咚作響的清泉緩緩流進“我”的心中。詩作至此嘎然而止,但余緒未了,讓讀者頓時傻呆,久久找不到走出詩境的途徑。
   
   余光中的詩作情通古今,意貫中西。最初,他沉迷于中國古典詩詞,源遠流長的中國詩歌傳統,滋潤了他年輕的詩心。50年代,西方現代詩風靡台灣,余光中詩作也從古典走向現代。60年代初,在台灣詩壇繼續西行的同時,余光中卻折身而返,重歸“故里”。在傳統與現代中進進出出,使余光中後來的詩歌有著更博雜的兼容性。《等你,在雨中》語言清麗,聲韻柔婉,具有東方古典美的空靈境界,同時,從詩句的排列上,也充分體現出詩人對現代格律詩建築美的刻意追求。但余光中在回歸傳統時並不拋棄“現代”。他尋求的是一種有深厚傳統背景的“現代”,或者是受過“現代”洗禮的“古典”。此詩運用獨白和通感等現代手法,把現代人的感情與古典美揉合到一起,把現代詩和古代詞熔為一爐,使詩達到了相當清純精致的境界。

相關評論
Copyright © 2002-2018 情詩網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