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詩人風采

大学人才争夺战正酣:高层重视“孔雀东南飞”现象

時間︰2016-09-09 19:37:38   作者︰浦君芝   來源︰情詩微親群   閱讀︰1335   評論︰1
內容摘要︰浦君芝,江甦省作家協會會員,虞山詩社社長,民刊《吳地詩刊》主編。詩作散見《詩刊》《人民文學》《天津文學》《星星》《揚子江詩刊》《詩歌月刊》《詩選刊》《詩歌月刊》《詩林》《詩潮》《青春》《四川文學》等。詩作入選《青春詩選》《網絡新詩年選》《中國詩歌選》《中國網絡詩歌前沿佳作賞析》《中國當代詩庫》等詩選集。出版有詩集《水邊的情思》《如水之脈》《杯水吟唱》《夜之書︰胎記》。
2015夜之書(選十二首)

縣南街53號

如一個符號。城市森林中,被砍伐掉的
一棵樹的編號。時間在那里停過一瞬,亮堂
不曖昧,與伐樹的理由一樣無需有
城市莞爾一笑。許多曖昧的荒唐的故事
與一條街的古老氣息,與那些陳舊的建築
集體消失。新樹會栽下去,新的符號
也會誕生。那已不屬于我,那些鍋碗瓢盆
兒子的頑皮,父母的嘮叨,鄰居的吆喝
停留在那,在時光甬道的深處
當某個子夜,夢回縣南街53號
看見月光被一把刀切斷,慈祥的父親惶惶不已
他尋不著那個門牌,尋不著兒孫嬉戲的屋子
仿佛丟失了在天堂的編號
我看見,一生苦難的父親啊,滿臉悲傷


漕涇

漕涇不再是涇。曾是城市遠郊的水流走向
現在換成了人流、車流。涇旁幾戶原住人家
淹沒在其中
人們眼中的漕涇,現在是新城這個大棋盤上
那枚最得意的棋子
我家曾是那棋眼里的一粒塵屑。我父親
曾在塵屑里與我們一起起居,教我兒子下象棋
後來,他成了塵屑里過不了河的卒子
如今,父親的魂,在城市這盤棋的某處縫隙中
孤寂地遙望我們,遙望著漕涇


虞山黃公望祠

陽光照在祠前,有一種氣息
從虞山的骨骼深處,沿六百六十年前
沿尚湖,淌過來,洇潤,靜謐

《山居圖》,是那些氣息里的一枚釘子
牢牢釘在時光的深處,彎折並斷了一截
由此演繹的一些傳說,發光,並讓人隱痛

一些富春江水銹,也化為滴滴墨跡
消融在《山居圖》的故事里。而虞山赭石
默不出聲,卻成為後世膜拜的淺絳色彩

此刻,我在虞山,凝視公望祠
四周靜謐。隱約中有一道人路過祠前
頷首低眉。口中念念有詞︰大痴,大痴!


在蔣元樞墓前

過三峰,恍見姓蔣的知府穿著古袍
遙望海峽方向。他的額頭刻有“中華”兩字
兩百多年的穿越,他躺在故鄉的冬天
碑文上字跡依稀︰清乾隆,台北知府

曾經的傷長在墓碑上,未能痊愈
他一定有些什麼,被時間丟失了
而在這個季節里,我連疼痛也丟失
不為冬的緣故,只為一些意念,冰凍太久

2014年12月某日,我在虞山
在蔣大人墓前,靜思,並黯然


夜夢

某晚在甦州,你路過唐寅園
遇一美女,著素色古裝
展開的折扇上寫著“秋香”

美女語輕如花,說自己從桃花庵來
要尋一個唐朝來會畫畫的才子
不是戲里那個調情高手無厘頭

美女動情抽噎時,飄過一陣風
有淡淡酒香,又有宣紙墨味
你大驚。美女倏忽不見,眼前是一墳冢

你欲逃,面對江南第一風流才子園
驚惶不已。掙扎間夢醒燈亮
見房間桌上宣紙一幅,上書“六如居士”


芭蕉

幾尾笆蕉,守在黃牆的一角
陽光,雨水;經卷,風影
盡悉收進它落寞的目光

穿黃衫單手行禮的人
步履輕盈,穿行在手執香燭的人之間
芭蕉只能沉默,它看見了太多的俗子

黃牆里也有岔道。“如同落寞的支氣管里
會有不速之客。”芭蕉不言語
萬物都在互相看著,走岔了看造化

芭蕉只是芭蕉。它神情肅穆
每開一次花,天就下一場雨


空心潭

那日,坐在近午時分的樹蔭。空心潭邊
一襲紅裙飄過,驚龜跌入水中
兩朵白雲在水面悠蕩,輕晃起三圈漣漪
有四杯綠茶空了人

這時,一片落葉彈一下陽光
繞過紛繁的枝杈
撲向水面。義無反顧的模樣讓我肅然
——那里,是天空的深淵


五月空心潭,夢未央

五月未央,草木的眼楮益發明亮。在池邊
綠柳伸出縴細的手指,梳理凌亂的發絲
你看見,一尾魚在池水的縫隙里痴痴游走

你把手伸進池水,透過溫柔的波影
感覺到魚對一只鳥兒的懷念。那鳥也痴痴呆呆
站在一棵枝椏上啞然無語,酷似一條小魚

這是在空心潭。當你魂不守舍地離開後
那尾魚就沉入夢中不再醒來。它在夢中听見
那鳥開口鳴叫,一長一短,婉轉,也淒涼


山光

午後虞山,陽光懨懨地伸個懶腰
一些雲朵,高深莫測地穿過寺中小潭

幾株野花,在寺院牆角竊竊私語
琉璃瓦,經幢,香燭壇一一流過梵音

流過百年的杏。葉色收藏冬的日子
收藏風的凝息靜氣。一粒塵埃,在陽光下

追著另一粒塵埃。一縷雲影,掠過
一朵菊的殘骸,掠過一件黃色僧衣

午後,我在虞山的某處,看一些山光現象
這些現象,藏著一些人性的秘密


想起鐘表店老王

若總馬橋大街,是當代清明上河圖一角
鐘表店老王,就是那圖上的小人物
那一年虞山牌手表,曾在我父親的手腕昏睡
又在老王的巧手里 亮地醒來

鐘表的聲音如流水一般跑。城市的容貌
隨鐘表指針一起變幻。而南門壇上
老王熱愛的生活,總如鐘擺一樣單純
鐘表的滴答聲,在他一生的血液流淌

想起家父至交,鐘表店的老王
那總是笑眯眯的模樣,此刻
在鐘表聲里,滴答成時間里的膽汁
在天堂里,靜靜滴落


真的入夏了

夏至早已遠去,季節若曾經謙的知了
去掉青澀的外衣後,進入小暑,熱烈的世故
空中有陌生的烏雲飄來飄去,時有雷聲隱約

然後看見有雨水從高空落下來,毫無憐惜
以往對雨的親切感蕩然無存。世事變幻
心靈的池塘,被誰扎傷夏荷的單純

真的入夏了。路過珠江路,知了的叫聲
表面單調實則世故。那不能怪你,問題在我
我不要熱烈,只要簡單只喜安靜


小瓷甕

某日夜,記憶中泛出一只小瓷甕
讓我的眼眸發燙。它神色黯然
蹲在老宅的灶台上,無聲地望著我

淺青色的瓷甕,大肚小口。鼓鼓的
肚子里,裝著我兄妹童年的一些秘密
以及父母炒置的花生瓜子與水果糖

一些夏夜里,或者年關節日
我能在瓷甕壁上听見自己的心跳,瓷甕
似乎知道我的心思,常常滿了空了又滿了

父親被冤出事那一年,家中被抄
也不知灶神躲在什麼地方,嘆氣垂淚
而我們,驚恐地看見青色瓷甕,摔成一地碎片

詩意不以詩歌為起止——浦君芝詩歌印象

  每提到吳地,提到甦州,都有隱約遺憾不請自來。這近乎傷感的情緒如果彌漫起來,就成為暮秋雨的那樣,涼涼的浸潤了一生的一部分。有一年,我明明與寒山寺近在咫尺,卻因為時間的問題失之交臂。當時我在定園,問了一下寒山寺在哪個方向,當地人指給我看。之後在五月的小雨中,我低頭看了半天西施井。深而不見水紋,我耳邊響起的,卻是悠遠的幾乎听不見,又明明在擊打著心靈的一種鐘聲。那鐘聲當然來自于《楓橋夜泊》。那身處紅塵山脈,卻又極其不現實的寺院,在水墨畫一般的人間安放著,染出一點明顯的黑而濃的痕跡,使個溫軟的江南泛起了不可抑制的寒意。這寒意當然不是指溫度,它一遇到詩人,就成為了靈魂上的某種蒼白的座席——就那樣空著,等著有緣人,折了一枝細細的竹子走進去。竹子拂了他的袖管,他也踩上了濕漉漉的台階。時空被忽略掉了,天下只余一月一烏一霜,對照的一江一楓一火,這境界是他的全部,是他獨處時幸福著的痛苦,也是他怡靜時,痛苦著的幸福。天與地何需分辨或分開呢?這些意象交疊後,詩意是悠長而綿長的,是深遠而深邃的,擁有這詩意的人,哪怕一生並沒有寫出傳世之句,那也是一個真實的詩人——寫到這里,我又在東北長而冷的夜里,恍恍听到了那種聲音,從文字上輕輕跳出來,它們膠著在一起,仿佛是拉我進入一個孤寂之地去,去看看吳地的一個人,他在寫著精簡的極具江南地理味道的詩歌


  這詩歌的作者叫浦君芝。


  地域的特色使這個名字也散發了江南氣息。以上我所鋪陳出來的清涼與遼遠,也將在他頗具水意與幽然的《夜之書》系列中,次第到來,成就我對他的大致了解——他身體走在現代,思想卻是穿著長衫走在前朝的書生。
說江南,念舊事,《老宅》這一組詩如果不提,必是極大的損失。心有靈竅的人,遇了江南的小橋流水,都不可以不听到舊漆門吱吱自動開啟,在一天中的任意時刻,都要有臨水而來的縴細背影,召喚著心懷萬縷游絲的人,共同走一走安靜的回廊,看一看檐下微搖的紅燈籠,摸一摸木格窗上的細雨,或經年被細雨淋打出來的淺淺凹痕。這不具濃妝的風流含裹了千年的雲淡風輕,在合適的人眼前,描摹出了一幅完全剝離于現實的圖框。這圖框的誘惑是不可阻擋的,你定要尋著一角破損的井台,邁過繁厚的苔蘚,去听一听古人家的語聲︰


  縣南街53號


  如一個符號。城市森林中,被砍伐掉的
  一棵樹的編號。時間在那里停過一瞬,亮堂
  不曖昧,與伐樹的理由一樣無需有
  城市莞爾一笑。許多曖昧的荒唐的故事
  與一條街的古老氣息,與那些陳舊的建築
  集體消失。新樹會栽下去,新的符號
  也會誕生。那已不屬于我,那些鍋碗瓢盆
  兒子的頑皮,父母的嘮叨,鄰居的吆喝
  停留在那,在時光甬道的深處
  當某個子夜,夢回縣南街53號
  看見月光被一把刀切斷,慈祥的父親惶惶不已
  他尋不著那個門牌,尋不著兒孫嬉戲的屋子
  仿佛丟失了在天堂的編號
  我看見,一生苦難的父親啊,滿臉悲傷

  這首詩與其是寫縣南街53號,不如說在寫普天下所有成為符號的舊物事。


  時光飛一樣過去,多少故地成為懷念故人的引子,不復現其身貌。建設與破壞比肩而行的社會發展路途上,天涯不遠,關山如尺。使人念念不忘的最初的根呢?正在急速的撤換中集體消失。這首詩仿佛一個遠游他鄉(亦或是現實的柴米)的有心人,突然佇立回望時,發現了“在時光甬道的深處”,“月光被一把刀切斷”——他看到了什麼?家居的暖意瞬間凝固︰“慈祥的父親惶惶不已/他尋不著那個門牌,尋不著兒孫嬉戲的屋子/仿佛丟失了在天堂的編號。”這是怎樣的痛?視若天堂的棲身之所已被“城市莞爾一笑”抹掉了。輕飄飄的世俗完全遮擋了沉重的流失,逝水不可向西,根脈啊,它只成為一種意象在詩歌中嘆氣。除了“我看見,一生苦難的父親啊,滿臉悲傷”,就再沒有別的辦法了。而“父親”這個稱呼在這里是可以往上延伸的,直至宗祖——代代相傳,代代相埋沒,洪流一樣的生年中,我們到底能保留住多少“兒子的頑皮,父母的嘮叨,鄰居的吆喝?”當唯有念懷才能開解憂傷的時候,這憂傷已不是一個念懷就能說盡的了。這首詩無謂大氣磅礡,或激情使命之類。詩人只是在凡常的日子里,慣于樸實的緬懷,只幾行文字,就寫完了一段普通人家被劫斷了舊址的酸楚。這酸夢是不可抬上大案面的,因為不很悲壯不很大義。而夜深人靜,念其為心靈的微語,尋根而不遇的愴然,其意義又何嘗不是人活一回的大失去的主要組成部分呢!


  這看似平淡,實則十分深刻的生命體驗,遍布了浦君芝所有的詩歌


  理性與感性是交織的,又不雜亂,他個人,則是一個隱在現代社會的鏡像之後的舊人。這不是大眾的(說到大眾,也是一個令人迷惑的很有爭議的事情,詩人,到底是為自己獨特的風物感覺而寫,還是為取悅其他,為博得更多的喝彩而寫?前者,我總認為是一個比較完美的選擇——你活這一回,如果帶著心血的文字也不能自己作主的話,也就不必提及“個體”這回事了。)在他另一組《空心潭》中,我有沉陷的品味危險了——

  空心潭

  那日,坐在近午時分的樹蔭。空心潭邊
  一襲紅裙飄過,驚龜跌入水中
  兩朵白雲在水面悠蕩,輕晃起三圈漣漪
  有四杯綠茶空了人

  這時,一片落葉彈一下陽光
  繞過紛繁的枝杈
  撲向水面。義無反顧的模樣讓我肅然
  ——那里,是天空的深淵

  為什麼會沉陷?因為我看到油煙之外的一潭涼水,汩汩而來,要把我拉到人間的對面去。這首詩所散發的靜與冷,空與幽,迷與醒,與《楓橋夜泊》的況味有些許相似。而其中所使用的字句更是令人喜歡並贊嘆的。比如“兩朵白雲在水面悠蕩,輕晃起三圈漣漪,有四杯綠茶空了人”這些數字哪里來?兩朵白雲怎麼輕晃起了三圈漣漪?好端端的四杯綠茶怎麼就空了人?往前一看,你便明白,原來已有“一襲紅裙飄過”了。這一襲紅裙是什麼呢?一個美好的情意,一個歡欣的影像,一個團圓的渴望,一個桃花般芬芳的魂魄——這些是詩人對這空心潭的詩心托付,最終隱于“空心”之潭,這又出現不可置換的惆悵了。因而詩人在結尾說水面是天空的深淵。這是怎樣具有渴望,又壓制了渴望,最後以空山不見人,唯有鳥語響的廣闊寧靜中收回了期許,了斷一場精神盛宴。認了命,合了理,也盡了心。而這其中山高水長的聯想早已超然遠游,在隧道一樣的意識形態中,創造了另一個維度的空靈的會意。這空靈又與典雅等高,從而做到了月上高天,唯松枝撥動輝影,其它草木,則可隱入字句,借彼魂還此千秋常在復常等待的詩歌表情。


  這個表情的變化更為豐富的時候,詩人已寫下了另一首︰

  五月空心潭,夢未央

  五月未央,草木的眼楮益發明亮。在池邊
  綠柳伸出縴細的手指,梳理凌亂的發絲
  你看見,一尾魚在池水的縫隙里痴痴游走

  你把手伸進池水,透過溫柔的波影
  感覺到魚對一只鳥兒的懷念。那鳥也痴痴呆呆
  站在一棵枝椏上啞然無語,酷似一條小魚

  這是在空心潭。當你魂不守舍地離開後
  那尾魚就沉入夢中不再醒來。它在夢中听見
  那鳥開口鳴叫,一長一短,婉轉,也淒涼

  仍然“空心潭”,又至“夢未央”。兩度提及的境所,此時多了一些閑適恬淡的曲子,魚多次出現,泛起了詩人的眼光與空心的潭水,這情況起先是纏綿的,當然是自然性的纏綿,是詩人與自己內心對話的纏綿,亦是詩人內心對所視的飛鳥游魚的愛戀與傾羨。他看到的,未必是寫出來的,他寫出來的,必是加工後才發生的。這個空心潭注入了他清亮柔情“草木眼晴”後,整個世界都寫出了深情的懷念之美,與乘物游心的暢想之美。“痴痴呆呆”是詩人用這兩種美在紅塵上建立起了專注純正的的形貌,也有著無暇之玉的光澤。在這樣的詩歌中,他只是直面詩歌,側身紛擾,無一絲輕狂之態,把一個“夢未央”寫出了“夢已圓”的自我深愛無關其它的純粹。乃至最後“婉轉,也淒涼”竟也如晨露一樣,雖滴喏著些許不如意,但有憐無傷,更有此情已久長,無需嘆黃梁的澄明與清澈。當然這里的“此情”不是狹義的個人情意,而是閱盡千帆,終落身于空心譚,與諸多不喜歡的身外事隔離開來,亦與之前的徘徊與猶疑握手言和了。


  這形態正符合了老子所說的︰夫物雲雲,各復歸其根,其根曰靜。


  性靈之人,必常可說出寺與梵音。這個通性並不唯心。而梵音如若只響于佛門,那領會的意義還是過于偏執與小氣了。正如心有山河者便可隨時隨地手執山河,而不必真正爬山涉水遠渡他鄉。這其中本性所攜帶的慧根學識,也與玄學無關——有關的,是佛光照來時,他可以在不可描述的光暈中,捕捉住慈悲到來的消息,在木魚那永不閉合的眼楮中,體諒出被凝視者的苦難與迷離,不信請看《山光》一組中的《山光》︰

  山光

  午後虞山,陽光懨懨地伸個懶腰
  一些雲朵,高深莫測地穿過寺中小潭

  幾株野花,在寺院牆角竊竊私語
  琉璃瓦,經幢,香燭壇一一流過梵音

  流過百年的杏。葉色收藏冬的日子
  收藏風的凝息靜氣。一粒塵埃,在陽光下

  追著另一粒塵埃。一縷雲影,掠過
  一朵菊的殘骸,掠過一件黃色僧衣

  午後,我在虞山的某處,看一些山光現象
  這些現象,藏著一些人性的秘密

  這首《山光》不曾出現巍然山門,卻在“一些雲朵,高深莫測地穿過寺中小潭”的句子中,投射了不可言喻的流淌性威嚴;它也不曾提過新舊交替數道輪回,卻在“幾株野花,在寺院牆角竊竊私語/琉璃瓦,經幢,香燭壇一一流過梵音”的句子中,提示了萬物通佛性,萬物留情不留影的某種舍棄似的存在;野花、寺院牆角、琉璃瓦、經幢、香燭壇,這幾個意象的連接如同天水落地般自然,你看到並輕輕讀出聲來,一陣比靜謐還要靜謐的梵音果然就像薄霧一樣涌來了。詩的味道如果同薄霧一樣,我就覺得是美好的。它存在,籠罩,但不壓迫。它要慢慢浸透你的身,到達你的心。引發的回聲游在思緒里,這由淡轉濃的詩意融合,在我看來正是一首極有味道的詩之妙處。它也不曾提過升落生死,卻在“一縷雲影,掠過/一朵菊的殘骸,掠過一件黃色僧衣”的句子中,在拈了幾片雲衣,遠觀一片小小的花冢,不必言語的情境下,使流逝這個詞達到了極致。而為什麼要“掠過一件黃色僧衣?”這就涉及到了萬像有相,萬相成像,諸相只是像,終要回歸于博大精深的有無之論的佛法之中。僧衣這個意象既有擔承修行之意,也有禪悟看破之喻。這首詩歌的點楮之筆在于最後一句“藏著一些人性的秘密。”這首詩在寫“山光”,也在寫一束詩光,它看似散淡的打在山稜寺角上,其實是射中了人世流民的往復來襲,及眾來眾往的置換。這是一個深遠而令人憂傷的主題,但詩人以極為輕盈內斂的韻調克制了澎湃,轉化成潺潺細流,使整首詩歌散發出午後懨懨的陽光之時,也散發人性的明了之光。

  在具有深厚的地域文化底蘊的引召下,浦君芝的詩歌多有訪古追古嘆古思古的詩歌,又多有大幅留白甚至飛白的創作手法。他拒絕了冗長,也就拒絕了繁瑣,但沒有拒絕到達與滿溢。十五行之內的詩歌比比皆是,他所說的話語,如笛音,短促地響了幾下,便隨山嵐隱沒了。你想要得到那余味的悠長,便要按著那笛音的痕跡去追索詩人的綺思與神魂。寫什麼樣的詩,就有什麼樣的心,讀過並喜歡他詩歌的人應該和我一樣,把他規範到這首《真的入夏了》里來︰

  真的入夏了

  夏至早已遠去,季節若曾經謙的知了
  去掉青澀的外衣後,進入小暑,熱烈的世故
  空中有陌生的烏雲飄來飄去,時有雷聲隱約

  然後看見有雨水從高空落下來,毫無憐惜
  以往對雨的親切感蕩然無存。世事變幻
  心靈的池塘,被誰扎傷夏荷的單純

  真的入夏了。路過珠江路,知了的叫聲
  表面單調實則世故。那不能怪你,問題在我
  我不要熱烈,只要簡單只喜安靜

  這里的入夏,我願意解讀成人的中年。一個身處世情,慢看世態,又終究遺棄了世故的詩人,“去掉青澀的外衣後”後站在心靈的池塘邊,忍著問了一句︰被誰扎傷夏荷的單純?而他也明白,烏雲與雷聲是不會斷的,這些隱喻後面,我想我們都懂得它包含的意思。在喧嘩的生活中,現實是一件最好的利器,日日消磨著青春的朝氣及不與骯俗相坐的清高。什麼人還能堅持不被同化,面目依如初時?面對紛擾,浦君芝說︰“那不能怪你,問題在我/我不要熱烈,只要簡單只喜安靜”。就是這麼平常的話語,說出了一個強硬的態度,這個態度,別名叫做“風骨”。


  通讀這一本《夜之書︰胎記》,有強烈的感覺是,他是一個有些異于寫實,或者說異于寫現實之實的詩人,大部分幽思與悠然的抒情或嘆息均送給了舊宅昏燈小徑空寺,這些“送給”附加了他的或曲思如腸,或空野山梁,或獨對黃昏的孤雁,或遐思萬千的獨處,過程中,任何花草樹木,日照雨?鰨 際遣歡嗖簧俚那『謾?晌澆 咕齲 旰玫淖楹狹慫接謁資樂  蛑 獾某齔臼 狻6狻兌怪 欏返氖奔潿ㄏ潁 秩夢一氐攪絲  墓賾 斗闈乓共礎返囊 噸小  不蛘擼 庹俏以敢庖鄖潮   瓷脫 志a href="#" class="keyWord" style="text-decoration:none;" target="_blank">詩歌的原因——在甦州,在吳地常熟的虞山,他就在安靜的夜里執著燭火,等著收撿一生中的泊船,帶著詩歌歸來。人生有多少飄渺的失望,就有多少次熱誠的希望,這也是詩心最疼痛最明亮的側面,這一點他體現得尤為明顯。


  一個有詩意的人,他的文字生命是不會因詩歌而起止的——我將這話送給他,亦自勉。

  黑龍江 霜扣兒

  2015年2月1日


  作者簡介︰浦君芝,從事地方志工作,江甦省作家協會會員,虞山詩社社長,民刊《吳地詩刊》主編。有小說散文發表。詩作散見《詩刊》、《人民文學》、《天津文學》、《星星》、《揚子江詩刊》、《詩歌月刊》、《詩選刊》、《詩林》、《詩潮》、《青春》、《四川文學》、《山東文學》等。詩作入選《青春詩選》、《網絡新詩年選》、《中國詩歌選》、《中國網絡詩歌前沿佳作賞析》、《中國當代詩庫》、《2009最適合中學生閱讀詩歌年選》等詩選集。出版有詩集《水邊的情思》、《如水之脈》、《杯水吟唱》、《夜之書︰胎記》。

浦君芝《2015夜之書》(選十二首)附詩評


相關評論
Copyright © 2002-2018 情詩網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