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宋詞鑒賞

网贷风险整治见效 各地监管态度分化

時間︰2016-08-28 22:26:33   作者︰佚名   來源︰宋詞鑒賞大辭典   閱讀︰5118   評論︰0
內容摘要︰此詞在寫作手法上是頗具特色的。上片寫驚鷗,寫雞啼,寫松綠,寫風聲日影,都是眼前景物;下片寫歌樓,寫歌女,寫遺珠,寫紅靴白月,都從想象得之。
  王千秋生平事跡不詳。字錫老,號審齋,東平(今屬山東)人,流寓金陵。有《審齋詞》一卷,毛晉《審齋詞跋》稱其詞“多酬賀篇,絕少綺艷之態”。《四庫總目提要》則謂其詞“體本《花間》,而出入于東坡門徑,風格秀拔,要自不雜俚音。南渡之後,亦卓然為一作手”。集中有《水調歌頭。呈梁次張》詞。次張名安世。紹興二十四年(1154)進士,官衡山令時,贈審齋詩有“中州文獻儒一門,異縣萍逢家百口”、“豈無厚祿故人來,為辦草堂留野叟”諸句,蓋其科舉不第,其時或旅食長沙其詞《瑞鶴仙。壽韓元吉》有“卻借乘軺,布宣寬政”句,似為乾道二年(1166)間元吉為江東漕時作。

  ●醉落魄

  驚鷗撲蔌。
  蕭蕭臥听鳴幽屋。
  窗明怪得雞啼速。
  牆角爛斑,一半露松綠。

  歌樓管竹誰翻曲?
  丹唇冰面噴餘馥。
  遺珠滿地無人掬。
  歸著紅靴,踏碎一街玉。

  這首《醉落魄》造語工麗、用意生新,在結構上多巧思。詞人抓住清晨時個人對外界物象的一些感受來細致刻畫,用以暗示內心的微妙世界。上片描寫詞人剛睡醒時獨臥室中的所聞所見,下片想象外面歌樓夜宴歸來的情景,兩相對比、烘托,表現了自己閑適的心境。這首小詞並沒有特別深刻的含義,它只巧妙地把一個個鏡頭剪接起來,構成奇物的意象,上片跟下片所描繪的兩組畫面是截然不同的,讀者必須憑自己的想象將它們聯系想來。

  冬日的清晨。詞人擁衾高臥。听,外邊傳來陣陣撲翅之聲,是誰把眠鷗驚起?寒風驀地吹過,蕭蕭的餘響頓時,回蕩在幽屋中。一起二語,先從听覺落筆,那是人剛醒來時的第一感受。“臥听”兩字,帶起全篇。“窗明”句,兼寫听覺和視覺。“怪得”,驚詫語。

  把雞啼與天亮聯系起來,人已經開始思想活動了。埋怨雞啼之“速”,可想見一夜睡眠的安適。“牆角”二句,已是推窗所見。牆角上色彩斑斕,露出半截子松樹的蒼綠。的確是一幅筆墨洗煉的圖畫,使人想象到牆外充滿生氣的一切。

  “歌樓管竹誰翻曲”,下片首句即來個轉折。畫面不斷地跳躍,變換,似乎與上片全無干系,其實仍是緊接“臥听”寫來。歌樓中通宵達旦地宴樂,還依稀听到歌女們在一遍又一遍地唱著新曲。“翻曲”,按照舊曲譜作新詞。“丹唇”二句,是在幽屋中的詞人進一步發揮想象。“丹唇冰面”,形容歌女唇紅膚白。“噴餘馥”,即所謂“吐氣若蘭”。“遺珠”句,極寫宴樂時的情景。歌女頭上的球翠灑滿一地,也沒有人去捧起,不難想象主人的放縱與豪奢。“歸著紅靴,踏碎一街玉。”寫宴罷歸去。“玉”,喻月色。甦軾《西江月》︰“可惜一溪風月,莫教踏碎瓊瑤。”行人的紅靴與街上的白月互相輝映,色彩鮮明,與上片的“爛斑”“松綠”恰成對照。一靜一動,一淡一濃,表現了各異的情趣。

  此詞在寫作手法上是頗具特色的。上片寫驚鷗,寫雞啼,寫松綠,寫風聲日影,都是眼前景物;下片寫歌樓,寫歌女,寫遺珠,寫紅靴白月,都從想象得之。詞人是通過個人主觀感受去表現這些事物的,其實,詞中所強調表現的,是作者真實的內心生活。這跟西方現代派詩歌的藝術特征有某些相似之處。詞人欲以巧勝人,著意造境設色,移步換形,給人以新異不凡的感受,而詞的意旨卻變得晦澀難明了。這種特殊的藝術技巧,在宋詞中似不常見,也可以算是詞人的獨創吧! 

相關評論
Copyright © 2002-2018 情詩網 Qingshi.Net